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免费,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,日韩电影,如如影视

首頁(yè) > 清風(fēng)苑 > 文化 正文

文化

銀杏樹(shù) 銀杏果

稿件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24 09:25:09

  說(shuō)到銀杏樹(shù)的古老,很少有別的樹(shù)種可以與它相比??茖W(xué)界認為,銀杏樹(shù)最早出現在三億多年前的石炭紀。五十萬(wàn)年前,地球的氣候突然變冷,絕大多數銀杏樹(shù)在其他地方皆消失不見(jiàn)了,唯有在華夏大地上,依靠?jì)?yōu)越的自然條件,竟然奇跡般存活下來(lái)。所以,銀杏樹(shù)也被考古學(xué)家們稱(chēng)為“植物界的大熊貓”和“活化石”。

  銀杏樹(shù)的果實(shí)俗稱(chēng)白果,所以銀杏樹(shù)又叫白果樹(shù)。銀杏樹(shù)生長(cháng)速度較慢,但壽命極長(cháng)。在正常的自然條件下,一株小銀杏樹(shù)苗,從栽種到第一次結果,一般需要二十來(lái)年。長(cháng)到四十年后,才開(kāi)始大量掛果。所以,有的地方又把銀杏樹(shù)叫作“公孫樹(shù)”?!肮敝傅氖亲孑?,“孫”即孫輩。意思是說(shuō),祖輩栽下的樹(shù),到孫輩才能得食白果。公孫樹(shù),也暗喻著(zhù)銀杏樹(shù)是一種極其長(cháng)壽的樹(shù)。

  有的古樹(shù),樹(shù)齡超過(guò)一百年或幾百年,就已經(jīng)令人心生敬畏了。但是對銀杏樹(shù)來(lái)說(shuō),上百年、幾百年的樹(shù)齡,好像還不過(guò)是在“童年期”和“少年期”。有資格稱(chēng)得上“古銀杏樹(shù)”的,樹(shù)齡一般都超過(guò)了千年或者數千年。

  以我生活的湖北省為例。在鄂北的隨州市境內,有一處保護完好的千年古銀杏群落,人稱(chēng)“銀杏谷”,綿延十多公里。在這個(gè)群落里,光是千年以上樹(shù)齡的銀杏樹(shù)就有三百零八株,百年以上樹(shù)齡的則有一萬(wàn)七千多株。在我國其他省份,超過(guò)千年樹(shù)齡的銀杏樹(shù),更是不在少數。比如浙江天目山有一株古銀杏,據說(shuō)是南朝時(shí)所植,樹(shù)齡已有一千四百多年。四川雅安有一株古銀杏,樹(shù)齡被確認超過(guò)了三千年。貴州省福泉市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一個(gè)縣級市,境內有一株古銀杏,據說(shuō)已有五千年以上的樹(shù)齡。這株古銀杏的根徑達五點(diǎn)八米,樹(shù)高五十米,胸徑近五米,要十三個(gè)成年人展開(kāi)雙臂才能?chē)А?/p>

  初夏時(shí)節,我在家鄉山東半島漫游,特意登上日照市莒縣浮來(lái)山,走進(jìn)定林寺,瞻仰讓我心儀已久的銀杏樹(shù)。

  這株古銀杏,樹(shù)齡據說(shuō)已有四千年了。古樹(shù)的主干周長(cháng)約十六米,需七八個(gè)成年人伸展雙臂方能環(huán)抱;樹(shù)高約二十七米,整個(gè)樹(shù)冠遮陰面積達到一千二百平方米。四千年的風(fēng)雨雷電、滄海桑田,若非親眼所見(jiàn),誰(shuí)能相信,這株老樹(shù)仍然能夠枝繁葉茂,挺拔蒼翠。這需要多么堅忍不拔的忍耐力、自強不息的生命力、寬廣無(wú)私的包容力,才能與四千年滄桑歲月的摧折、拉扯相抗衡,年年歲歲仍然將滿(mǎn)樹(shù)的蒼翠、遍地的亮黃、累累的果實(shí),獻給大地和人間?

  面對這郁郁蔥蔥的,如同一幢巨大的翠綠樓宇一般的大樹(shù),我的心里充滿(mǎn)了崇敬。我想起郭沫若先生早年寫(xiě)下的那些詠贊銀杏的名句,雖然詩(shī)人描述的對象并非是眼前的這一株銀杏樹(shù):

  “你的株干是多么的端直,你的枝條是多么的蓬勃,你那折扇形的葉片是多么的青翠、多么的瑩潔、多么的精巧呀!在暑天你為多少的廟宇戴上了巍峨的云冠,你也為多少的勞苦人撐出了清涼的華蓋……”

  眼下正是初夏,二十七米高的“翠綠樓宇”之上,虬枝繁茂,遮天蔽日。那些萌發(fā)在老枝身軀上的新鮮枝條間,隱約可見(jiàn)已經(jīng)結出了累累的果實(shí)。這些小小果實(shí)像含羞的嬰孩一樣,暫時(shí)還躲藏在精巧的扇形翠葉之下。來(lái)定林寺前,我做了一些功課,知道銀杏又分黃葉銀杏、塔狀銀杏、裂銀杏、垂枝銀杏、斑葉銀杏等二十多種。定林寺的這株古銀杏,屬黃葉銀杏。不難想象,再過(guò)幾個(gè)月,當秋風(fēng)吹過(guò)浮來(lái)山巔,吹進(jìn)這安靜的院落時(shí),金色小扇一樣的銀杏葉會(huì )紛紛飄落,鋪滿(mǎn)這一方土地……那將是一番何其壯麗的景色??!

  當然,還有成千上萬(wàn)顆“吧嗒吧嗒”落滿(mǎn)地面的銀杏果。當地友人告訴我,每年秋末,從這株古銀杏上落地的銀杏果,可以收獲好幾麻袋,其中一部分被用作了藥材,另一部分送給了山下和周邊的鄉親們食用。這是老銀杏樹(shù)四千年來(lái),一年年無(wú)怨無(wú)悔的奉獻。

  不知為何,佇立在這株有著(zhù)驕人的生命履歷的古銀杏前,我一下子想起多年前,我在德國詩(shī)人歌德的故鄉、小城魏瑪見(jiàn)到的那株銀杏樹(shù)來(lái)了。

  歌德是中國文化的推崇者。歌德故居紀念館的一位女士告訴我,歌德在魏瑪住了五十多個(gè)春秋,其間,他讀了不少中國及東方的典籍,還學(xué)習過(guò)漢字。歌德故居庭院里有一棵老銀杏樹(shù),據說(shuō)是詩(shī)人當年托人從中國移栽過(guò)去的。這是一株裂銀杏,樹(shù)葉形如小扇,但中間有個(gè)缺口,好像是兩片葉脈的合體。后來(lái),歌德還特意挑選了數枚金色銀杏葉贈給友人,并且寫(xiě)下一首充滿(mǎn)思辨色彩的名詩(shī)《二裂銀杏葉》。

  今天,我站在浮來(lái)山的古銀杏樹(shù)下,心中一直被一種神秘的感情所激蕩著(zhù)。我在想,銀杏真是古老的嘉木啊,而且似乎對中國的土地情有獨鐘。我從那虬龍似的枝干、心形的葉片,以及清晰可辨的葉脈里,似乎看到了一種生生不息的精氣神、堅忍不拔的生命力,還有如高山大河一般的風(fēng)骨與神韻。(徐 魯)

>>>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