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免费,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,日韩电影,如如影视

首頁(yè) > 清風(fēng)苑 > 文化 正文

文化

走過(guò)金口河

稿件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24 09:25:06

  五月快要結束的時(shí)候,我又來(lái)到四川省樂(lè )山市金口河區。我是第三次來(lái)了,每一次來(lái),走的路線(xiàn)都不一樣。這一次,我們坐船進(jìn)入金口河區的大峽谷,河水平緩,船尾拖起絲綢一般的水帶。陽(yáng)光照得每個(gè)人臉上都漾著(zhù)光澤。

  面對這樣的風(fēng)景,所有人都站在甲板上,悠閑地吹著(zhù)河面的風(fēng)??繎已碌囊粋?,有一條新修的公路,依山傍水,宛若在畫(huà)中穿行。公路上的人與船上的人高聲打著(zhù)招呼,其實(shí)都不知道對面是誰(shuí)。我想起初到這條大峽谷時(shí),還只能站在半山腰,聽(tīng)腳下大渡河咆哮而過(guò)。那時(shí)候想一窺河流全貌都不可能,只能隱約看到腳下的河流卷起千堆雪。

  時(shí)光之船行駛到今天,山還是那么高,但湍急、野性的河流變得溫順了,可以在水中行船,還可以依水行車(chē)。

  一座高懸的索橋在頭上滑過(guò),大涼山和小涼山被這座橋牽了起來(lái)。峽谷亙古,天塹通途,一步跨出的是千年的飛躍。已從峭壁云端搬到大峽谷旁居住的山民們,無(wú)法想象歷史的變化就在眼前發(fā)生。如今腳下平坦,出門(mén)就是大道。缺鹽少油了,只需一轉身就可買(mǎi)到。坐在自家門(mén)前,眼光所及,是大路綿延,是鮮花盛開(kāi)。

  隨便與他們中的哪一個(gè)閑聊,問(wèn)及曾經(jīng)的山中歲月,他都會(huì )說(shuō),那山高啊,那路難啊,進(jìn)城買(mǎi)包鹽,就要走一天。最早過(guò)河是在大渡河的峭壁之上打入一根繩索,他們攀著(zhù)繩索過(guò)河,要十萬(wàn)個(gè)小心。曾有一個(gè)女學(xué)生在河這邊讀書(shū),來(lái)回都從河上拉繩而過(guò),遇到惡劣天氣不敢回去,只能在這邊山野找地方休息。

  后來(lái),這些成了往事。鐵路修來(lái)了,公路修好了,道路給山里的人們帶來(lái)生活的巨變。

  棄船登岸,我們來(lái)到位于高山下的鐵道兵博物館,正遇到十幾個(gè)老兵來(lái)探訪(fǎng)。穿行在高山里如龍行一樣的鐵路,正是他們青春時(shí)的戰場(chǎng)。那個(gè)奮斗的歲月里,他們有好幾個(gè)戰友永遠留在山里了,把生命獻給了蒼茫的群山。聽(tīng)講解也好,自己看也好,都能感受到群山的轟響。一支優(yōu)秀的鐵道兵部隊,逢山開(kāi)路,遇水架橋。在奇峰聳立、深澗密布的大山中,鐵路橫跨大渡河,穿過(guò)大小涼山?;?、危巖、落石、泥石流、粉砂,時(shí)時(shí)威脅著(zhù)官兵們的生命安全,但枕木還是一寸一寸往前推進(jìn)。

  沿著(zhù)盤(pán)山公路去往山頂,濃霧、冷杉、懸崖,是這里帶給人最突出的印象。到達山頂時(shí),空氣濕得能擰出水來(lái)。山頂有兩塊寫(xiě)有“蓑衣嶺”和“藍縷開(kāi)疆”的石碑,仿佛在講述一個(gè)久遠的故事。那是抗日戰爭年代,為了打通后方重要戰略通道,整個(gè)樂(lè )山傾財傾力,先后有二十四萬(wàn)人參加樂(lè )西公路建設。因為時(shí)間緊迫加上氣候惡劣,有三萬(wàn)多人為修筑這條路失去了生命。如今,常常還有人來(lái)到這里,在英雄的墓碑前放上一束束菊花,紀念所有筑路人的犧牲與付出。

  隨著(zhù)流水的方向,我們要走出這個(gè)峽谷了。我知道,筑路人的精神,會(huì )與這些大山一起,永遠地矗立在這里。(王雪珍)

>>>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