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免费,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,日韩电影,如如影视

首頁(yè) > 清風(fēng)苑 > 警示 正文

警示

算錯人生賬 醒悟悔已遲——江蘇省常州經(jīng)開(kāi)區戚墅堰街道黨工委原書(shū)記梁文菊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稿件來(lái)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(wǎng)站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4-12 09:58:06

1.jpg

  梁文菊,女,1966年10月出生,1984年7月參加工作,1996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曾任江蘇省常州市戚墅堰電廠(chǎng)小學(xué)教師;戚墅堰區教育研究室教研員、少先隊輔導員;戚墅堰區婦聯(lián)副主席;戚墅堰區先行街道黨工委委員、辦事處副主任;先行街道黨工委副書(shū)記、辦事處主任;戚墅堰街道黨工委副書(shū)記、辦事處主任,黨工委書(shū)記;常州經(jīng)開(kāi)區戚墅堰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,副調研員;常州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四級調研員。

  選擇主動(dòng)投案時(shí),梁文菊57歲,距她正式退休僅剩兩年多。算錯人生賬,必然走錯人生路,此時(shí)的梁文菊終于算清,貪欲是一筆無(wú)法用金錢(qián)衡量的后悔賬。她的失算人生令人嘆息,也讓人警醒。

  2023年3月,梁文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主動(dòng)投案,接受常州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2023年7月,梁文菊被開(kāi)除黨籍、開(kāi)除公職。2023年9月,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梁文菊有期徒刑四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(wàn)元。

  防線(xiàn)垮塌,在“圍獵”陷阱中墜入深淵

  1984年,剛剛踏上工作崗位的梁文菊聰敏好學(xué)、勤奮進(jìn)取,慢慢從一名小學(xué)教師成長(cháng)為原戚墅堰區教研室教研員、區婦聯(lián)副主席,成為一名機關(guān)干部。她的工作能力和成績(jì)得到了組織的認可,又在2003年擔任先行街道黨工委委員、辦事處副主任,那時(shí)的她躊躇滿(mǎn)志。

  轉變發(fā)生在2012年。其時(shí),梁文菊被提拔為戚墅堰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,成為名副其實(shí)的“一把手”。領(lǐng)導干部一旦手握權力,各種誘惑、算計就會(huì )隨之而來(lái),如果把持不住,就會(huì )成為別有用心之人圍獵的對象。

  就在這一年,租用街道商鋪用于經(jīng)營(yíng)飯店的夏某得知梁文菊因病做了手術(shù),借著(zhù)探望的名義送來(lái)5萬(wàn)元“慰問(wèn)金”。梁文菊知道夏某是希望能通過(guò)此舉,讓街道幫其減免商鋪租金,當天傍晚便趕到夏某的飯店將這筆“慰問(wèn)金”如數退還。到除夕時(shí),夏某再次來(lái)到梁文菊家中,送來(lái)了一份年菜,其中還另外藏了一份“大餐”——依然是5萬(wàn)元現金。感受到了夏某“誠意”的梁文菊放松了警惕,沒(méi)有拒絕,收受了第一筆大額現金。自此,命運的軌道開(kāi)始偏轉。

  在這之后,一些企業(yè)負責人、個(gè)體工商戶(hù)、工程老板帶著(zhù)大小不同的“心意”前來(lái)找她……這些看似無(wú)所求的“饋贈”,背后都是明碼標價(jià)的利益,他們真正覬覦的是梁文菊手中掌握的權力。面對誘惑,梁文菊沒(méi)有按捺住貪念,丟掉了黨員干部的原則和底線(xiàn),一步步滑向腐敗墮落的深淵。

  眾多“圍獵”者中,某工程建設企業(yè)負責人李某與梁文菊的聯(lián)系最為緊密。自2014年經(jīng)人介紹與梁文菊相識后,李某陸續承接了戚墅堰街道的幾項零星工程,貪心不足的他逐漸萌生起“全包”戚墅堰街道市政工程的“算盤(pán)”。2015年開(kāi)始,每逢端午、中秋和春節,李某都以節禮名義,將裝有現金的袋子直接送到梁文菊家中,金額從5萬(wàn)元到30萬(wàn)元不等,直到2021年初梁文菊離開(kāi)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崗位。梁文菊心知肚明,也“投桃報李”安排李某承接了那幾年街道70%的工程。兩家人也越走越近,成為“親戚般的朋友”,李某多次安排兩家人一同外出旅游,還多方操持,為梁文菊慶賀50歲生日,梁文菊則在每年春節時(shí)給李某孩子壓歲錢(qián)作為回禮——看似“一家親”的關(guān)系,掩藏不住的是權錢(qián)交易的本質(zhì)。

  辦案人員介紹,截至2022年,梁文菊利用“一把手”職權,多次在工程建設、租金收取事項上為他人提供幫助,先后收受現金、購物卡、香煙等財物,折合人民幣共計243.78萬(wàn)元。對梁文菊而言,一開(kāi)始面對金錢(qián)誘惑時(shí),她也曾推辭不受,但還是在大打感情牌、友誼牌的“溫水煮青蛙”式“圍獵”中步步沉淪。

  任性用權,把工程當作斂財工具

  戚墅堰街道經(jīng)濟體量小,轄區內無(wú)大型企業(yè),重大項目少,資源并不富集,但梁文菊還是找到了權力尋租空間。

  “逐步放松了自我要求,權力欲望不斷膨脹,慢慢失去了底線(xiàn)意識,失去了紅線(xiàn)警覺(jué)?!闭缌何木赵趹曰跁?shū)中所說(shuō),沒(méi)有大工程,但有小項目。作為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,她并不直接分管工程建設,但總以授意、暗示等方式進(jìn)行干預,甚至表面按程序決策、背后“暗箱操作”,始終掌握著(zhù)工程項目發(fā)包的最終拍板權。

  結識李某后,梁文菊陸續將街道菜市場(chǎng)改造、社區改造、辦公大樓維修等工程交給他承接,河道保潔、泵站維護等一些零星工程也有他的一份。對于要招標的工程,李某往往會(huì )找幾家單位來(lái)“陪襯”,最終結果自然是“花落自家”,而對于那些自己并不具備施工資質(zhì)的項目,李某則借用資質(zhì)來(lái)投標。一時(shí)間,李某的生意在戚墅堰街道做得風(fēng)生水起。每當有新的工程,“讓小李來(lái)看一看”成了梁文菊的口頭禪。為了避免非議,梁文菊還將李某不愿承接的一些工程,交給同樣與她聯(lián)系緊密的另一位工程老板奚某。據辦案人員統計,2015年至2020年這幾年,戚墅堰街道實(shí)施的小微工程,絕大部分被李某和奚某壟斷。正因為有梁文菊大開(kāi)“方便之門(mén)”,看似嚴密的招投標環(huán)節便異化成了“走流程”,梁文菊也一次次嘗到了權力變現帶來(lái)的“甜頭”。

  “我知道他們看中的是我作為書(shū)記的話(huà)語(yǔ)權,收了他們的錢(qián),我就成了他們賺錢(qián)的工具;收了他們的錢(qián),我公正做人的底氣就沒(méi)有了,公道做事的勇氣就沒(méi)有了,還要時(shí)時(shí)刻刻膽戰心驚?!绷何木针m是心知肚明,但終究沒(méi)能抵擋住誘惑。

  “縱觀(guān)梁文菊的腐敗軌跡,一個(gè)明顯的特點(diǎn)就是貪欲作祟、用權任性?!鞭k案人員介紹,“超過(guò)一定金額的工程需要到市級或區級平臺公開(kāi)招標,為了避免出現‘脫離掌控’的情況,梁文菊通過(guò)拆標的方式來(lái)逃避公開(kāi)招標?!?/p>

  殊不知,聰明反被聰明誤,這些自以為是的小伎倆最終編織成圍困自己的囚籠,用權任性,把責任田當成“自留地”,結果只能是作繭自縛。

  心存僥幸,知懼卻不知止

  相比辦事時(shí)的“豪爽”,梁文菊收錢(qián)時(shí)十分謹慎。她基本上只收現金,收到后也不敢自己存到銀行賬戶(hù),生怕留下蛛絲馬跡。在梳理她的銀行流水時(shí),辦案人員發(fā)現,“每當梁文菊有買(mǎi)房、買(mǎi)車(chē)等大額支出時(shí),總有一些賬戶(hù)向她進(jìn)行大額轉賬。這些人是誰(shuí)?又為何屢次進(jìn)行大額轉賬?是借款還是有其他隱情?”后經(jīng)查實(shí),這些轉賬人均為梁文菊的至親好友,而這些錢(qián)則是梁文菊托他們代存的贓款。

  “每次拿到現金后,我會(huì )把錢(qián)放到床底下,再通過(guò)現金支出或者請親朋好友存入賬戶(hù)之后再轉給我,希望可以規避風(fēng)險?!绷何木找贿吺鞘斟X(qián)時(shí)的肆無(wú)忌憚,一邊是處置時(shí)的坐立不安,將贓款不斷“輾轉騰挪”。

  “在調查中我們發(fā)現,梁文菊曾多次向夏某退還賄款,但在退還后的當年春節,她便再次收受了對方賄送的現金,反映出貪婪又心虛的心理?!鞭k案人員說(shuō)。2021年3月,梁文菊即將離開(kāi)戚墅堰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崗位,夏某想再租用一套戚墅堰街道的商鋪,但由于原來(lái)的商鋪租金還沒(méi)有交全,街道便拒絕其提出的要求。沒(méi)有得到滿(mǎn)足的夏某便到街道哭鬧,這可嚇壞了本就心虛的梁文菊,擔心事情鬧大的她立即退還了20萬(wàn)元現金給夏某??删驮陔S后的2022年和2023年春節,梁文菊仍然像往年一樣收受了夏某賄送的現金。

  無(wú)獨有偶,對于李某賄送的大額現金,梁文菊同樣感到“燙手”,她將其中的一百萬(wàn)元長(cháng)期保存在一張專(zhuān)門(mén)開(kāi)設的銀行卡上,以便隨時(shí)歸還撇清干系,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行為已經(jīng)嚴重違紀違法,卻又不甘心放棄“進(jìn)嘴的肥肉”。

  拿了害怕,不拿又不甘心,梁文菊將自己“知懼卻不知止”的矛盾心理歸結于貪婪和僥幸在作祟:“我對自己犯的錯誤一直忐忑不安、心慌神亂,只是有時(shí)候心存僥幸地自我欺騙,以為可能會(huì )逃過(guò)懲處。還是貪念太大,以為不會(huì )查到老板身上?!痹谖窇峙c僥幸的天平兩端,貪念終究占據了上風(fēng)。

  2020年,梁文菊意識到自己即將離開(kāi)戚墅堰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的崗位。早年她曾借給李某70萬(wàn)元,在“船到碼頭車(chē)到站”的當口,她生怕這筆錢(qián)打水漂,便借買(mǎi)房之機要了回來(lái)。對此,李某頗有怨言:“我給她送了那么多錢(qián),還會(huì )差她這點(diǎn)嗎?”昔日“朋友”面對辦案人員的詢(xún)問(wèn),第一時(shí)間化身為“開(kāi)瓶器”,主動(dòng)如實(shí)交代問(wèn)題。

  黃粱一夢(mèng),主動(dòng)投案心方安

  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只要干過(guò)違紀違法的事,就一定會(huì )留下蛛絲馬跡。

  2022年,常州市紀委監委收到關(guān)于梁文菊收受個(gè)體工商戶(hù)費某8個(gè)微信紅包共計1600元的舉報信。在接到談話(huà)通知后,梁文菊與費某串供,對進(jìn)行核實(shí)的紀檢監察干部表示,她已經(jīng)在費某父親去世時(shí),以吊唁費的名義退還了2000元。常州市紀委監委負責人在聽(tīng)取案情分析時(shí),察覺(jué)到梁文菊的說(shuō)辭存在疑點(diǎn):“時(shí)隔兩年再退還,而且金額還高于收受數額,這與常理不符啊?!本驮诩o檢監察機關(guān)進(jìn)行核查的同時(shí),梁文菊早已如驚弓之鳥(niǎo),一方面聯(lián)系相關(guān)老板退還部分受賄款,并偽造收條訂立攻守同盟;另一方面梳理近年來(lái)家庭大額開(kāi)支,編造與親屬的經(jīng)濟往來(lái)……

  秉持“懲前毖后、治病救人”方針,辦案人員對其做實(shí)思想政治工作,講紀法講政策,向其講清主動(dòng)投案、認罪認罰等政策規定。2023年3月,梁文菊到紀檢監察機關(guān)主動(dòng)投案,如實(shí)交代嚴重違紀違法問(wèn)題,并全額退贓。

  “這段時(shí)間我一直擔驚受怕,心神不定,吃不下飯,睡不好覺(jué)。辦案人員和我談話(huà)之后,我也私下查過(guò)相關(guān)的紀法規定,也意識到組織早晚會(huì )掌握我的違紀違法事實(shí),與其組織找上門(mén),不如坦白從寬,爭取從輕處理。經(jīng)過(guò)激烈的思想斗爭,我決定相信組織、主動(dòng)投案?!绷何木盏囊幌?huà),道出了她投案前的真實(shí)想法。最終,法院認定梁文菊具有自首、認罪認罰、全額退贓等情節,對其作出從輕處罰。

  貪婪的代價(jià)是沉重的。每每談起家人,梁文菊都泣不成聲:“本該是含飴弄孫、享受天倫的時(shí)光,如今卻身陷囹圄。原來(lái)把算好人生七本賬的要求掛在嘴上,根本沒(méi)記在心上,拋在腦后,如今卻越算越后悔?!?/p>

  畏止禍、足止貪,只算經(jīng)濟賬,再精明的算盤(pán)也會(huì )打得滿(mǎn)盤(pán)皆輸。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(wǎng)站 張振陵 通訊員 朱秋衛)


梁文菊懺悔錄(節選)

  2023年3月24日,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。我主動(dòng)向組織投案,說(shuō)明了我的犯罪行為。隨后常州市紀委監委對我宣布了立案審查調查的決定。

  我對自己犯的錯誤一直忐忑不安、心慌神亂,只是有時(shí)候心存僥幸地自我欺騙,以為可能會(huì )逃過(guò)懲處,真沒(méi)想到這一天來(lái)得這么快。相關(guān)涉案人員已被留置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投案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  我每天靜坐思罪,日夜反思自己怎么會(huì )走上這條貪婪之路?怎么能不敬畏法律?怎么一點(diǎn)沒(méi)有吸取別人的教訓?怎么會(huì )不收斂、不收手?

  回想曾經(jīng)的我,從一名小學(xué)老師成長(cháng)為一名副處級干部,得到了組織的培養和領(lǐng)導的信任。在擔任戚墅堰街道黨工委書(shū)記期間,積極爭取各方支持,實(shí)施老小區改造、道路提檔升級等民生工程,努力改善人居環(huán)境,提振老城區發(fā)展信心,也得到了群眾的認可。

  工作上干出了一些成績(jì),但我卻喪失了原則和底線(xiàn)。隨著(zhù)職務(wù)的上升、經(jīng)驗的積累、年齡的增長(cháng),逐步放松了自我要求,“三觀(guān)”發(fā)生了嚴重偏差,欲望不斷膨脹,慢慢失去了底線(xiàn)意識,失去了紅線(xiàn)警覺(jué),以為收老板的錢(qián)“你知我知”,是不會(huì )出事的,從此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。

  老板們送錢(qián)給我,看中的就是我書(shū)記的位置和話(huà)語(yǔ)權,就是要我多照應,幫助他們承接工程、減免房租等。收了他們的錢(qián),我就成了他們賺錢(qián)的工具;收了他們的錢(qián),我公正做人的底氣就沒(méi)有了,公道做事的勇氣就沒(méi)有了,還要時(shí)時(shí)刻刻膽戰心驚,擔心他們出事?tīng)砍兜轿?,又怕又收不了手?/p>

  日日夜夜,我認真反思自己的犯罪行為,貪念心大,僥幸心理強,把領(lǐng)導的教誨、警示教育的案例教訓全拋在腦后,成了一名罪犯,辜負了組織的培養,辜負了領(lǐng)導的信任,辜負了同事的支持。我現在滿(mǎn)心的悔恨、滿(mǎn)腦的自責、滿(mǎn)臉的淚水,還有什么用呢?

  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!本該是含飴弄孫、享受天倫的時(shí)光,如今卻身陷囹圄。原來(lái)把算好人生七本賬的要求掛在嘴上,根本沒(méi)記在心上,拋在腦后,如今卻越算越后悔??墒乾F在再來(lái)算這些賬又有什么用呢?一切都晚了,世上唯獨沒(méi)有后悔藥。

>>>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