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15a5y"></output>

<noframes id="15a5y"><small id="15a5y"><option id="15a5y"></option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1. <ins id="15a5y"><video id="15a5y"><optgroup id="15a5y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    首頁(yè) > 清風(fēng)苑 > 警示 正文

        警示

        貪欲不可縱 伸手必被捉——陜西省人大常委會(huì )農業(yè)和農村工作委員會(huì )原主任何發(fā)理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        稿件來(lái)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(wǎng)站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2-28 09:56:13

          何發(fā)理,男,漢族,1954年1月出生,1974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,1977年1月參加工作。曾任陜西省林業(yè)廳造林處干部;太白山國家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黨委書(shū)記;陜西省林業(yè)廳造林處副處長(cháng)(正處級);省林木種子公司經(jīng)理、省林木種苗工作站站長(cháng);省林業(yè)廳副廳長(cháng)、黨組成員;省環(huán)境保護局黨組書(shū)記、局長(cháng);省環(huán)境保護廳黨組書(shū)記、廳長(cháng);省人大常委會(huì )農業(yè)和農村工作委員會(huì )主任。2017年3月退休。

          2021年3月,何發(fā)理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陜西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2021年10月,何發(fā)理被開(kāi)除黨籍,取消退休待遇。2022年4月,何發(fā)理因犯受賄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(wàn)元。

          何發(fā)理案是陜西省近年查處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領(lǐng)域的典型腐敗案件,其本人也是退而不“休”搞腐敗的典型代表。在職時(shí),何發(fā)理把手中職權作為謀取私利的工具,大搞權錢(qián)交易;退休后,何發(fā)理仍沉溺于權力帶來(lái)的“甜頭”,大肆收受財物。權力的余溫或許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時(shí)的安逸,但貪婪地伸出“黑手”終會(huì )付出沉重代價(jià)。

          親清不分,丟掉質(zhì)樸本色

          何發(fā)理出生于1954年,他曾用“農家出身、孤身進(jìn)城”形容自己早年的境遇。1977年,何發(fā)理大學(xué)畢業(yè),本打算回洛川老家當一名果樹(shù)技術(shù)員的他,趕上統一分配工作,順利進(jìn)入陜西省林業(yè)廳造林處工作。憑借農家子弟身上的淳樸本色和實(shí)干精神,何發(fā)理多次被委以重任,年僅30歲就被任命為太白山國家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黨委書(shū)記,成為正處級干部。

          在組織的培養下,何發(fā)理的崗位越來(lái)越重要,先后出任省林業(yè)廳造林處副處長(cháng)(正處級);省林木種子公司經(jīng)理、省林木種苗工作站站長(cháng)。1992年,38歲的何發(fā)理被提拔為省林業(yè)廳副廳長(cháng),成為當時(shí)全省為數不多的副廳級年輕領(lǐng)導干部之一。

          職位的升遷使得何發(fā)理手中的權力越來(lái)越大,尤其是2003年3月?lián)问…h(huán)保局局長(cháng)后,何發(fā)理很快成了一些不法商人重點(diǎn)“圍獵”的對象。他們以金錢(qián)開(kāi)道,竭盡所能與何發(fā)理拉關(guān)系、攀感情、套近乎。

          這種“溫水煮青蛙”式的“圍獵”,讓何發(fā)理有些飄飄然起來(lái)。他心中的天平不斷失衡,開(kāi)始追求看似更加“光鮮”的奢靡生活?!俺渣c(diǎn)喝點(diǎn)成了習慣,拿點(diǎn)用點(diǎn)成了自然,一步步走上不歸路?!焙伟l(fā)理在懺悔書(shū)中坦言,一些商人老板大把大把花錢(qián)、大手大腳消費,一方面撕裂著(zhù)價(jià)值觀(guān),另一方面也吊著(zhù)他的胃口,“對老板們的禮金紅包來(lái)者不拒,想給子孫留點(diǎn)‘家當’?!?/p>

          價(jià)值觀(guān)出問(wèn)題,根子在拜金主義和奢靡享樂(lè )思想?!翱粗?zhù)商人老板們住別墅、開(kāi)豪車(chē),一擲千金消費,無(wú)形中觸動(dòng)著(zhù)我的神經(jīng),使我骨子里的樸實(shí)品格開(kāi)始軟化,把自己混同于不法商人,把人與人的正常關(guān)系變成了利益關(guān)系,與不法商人相互利用?!焙伟l(fā)理交代說(shuō),從一開(kāi)始接受吃請,到逢年過(guò)節收受禮品禮金,再到收受上百萬(wàn)元的房產(chǎn),他來(lái)者不拒、習以為常,甚至到退休后仍不收斂、不收手,任由私心蒙蔽了初心,最終淪為金錢(qián)的奴隸。

          與何發(fā)理相交甚密的商人索某就是較為重要的一名行賄人。早在擔任省林業(yè)廳副廳長(cháng)期間,何發(fā)理便與索某相識,當時(shí),索某的公司打算承包一塊林場(chǎng)搞木材采伐,需要向林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申請增加指標,在何發(fā)理的幫助下,索某順利拿到指標。

          兩人越走越近?!八次肄k事果斷,肯幫忙,便逢年過(guò)節都送上禮品禮金?!?003年,何發(fā)理生病住院,索某跑前跑后幫忙找護工、聯(lián)系醫生。這種“情感捆綁”讓何發(fā)理深受感動(dòng),“我感到他理解人,靠得住,值得深交?!贝撕?,在得知索某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牟利時(shí),何發(fā)理也予以默許。

          據統計,何發(fā)理先后收受索某所送人民幣507萬(wàn)元、美元3萬(wàn)元,以及一輛價(jià)值50多萬(wàn)元的越野車(chē)。其中,何發(fā)理在2011年以購買(mǎi)商鋪為名,單筆便向索某索賄500萬(wàn)元?!斑@種扭曲的人際關(guān)系,讓我的廉潔防線(xiàn)全面失守?!焙伟l(fā)理被留置后才醒悟過(guò)來(lái),商人的投資總是逐利的,他們即便不在自己分管的領(lǐng)域做事,但打著(zhù)自己的“旗號”去找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要求給予關(guān)照,有時(shí)也是管用的。

          自走上領(lǐng)導崗位,何發(fā)理的父母就經(jīng)常教育他,“別人的東西不能要”。何發(fā)理說(shuō),兩位老人雖然識字不多,但一輩子勤勞知足、誠實(shí)善良、不奢不貪,而自己卻在擁有了權力之后,丟掉質(zhì)樸本色,“我對不起組織的培養和重托,對不起父母?!?/p>

          底線(xiàn)不守,治污者變成“污染源”

          渭河被譽(yù)為陜西的“母親河”。20世紀80年代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工業(yè)化快速發(fā)展,以造紙廠(chǎng)為主的工業(yè)污染源,嚴重破壞渭河流域陜西段的生態(tài)功能。

          2004年,陜西全面啟動(dòng)渭河治污計劃,工業(yè)污水排放量超標成為整治重點(diǎn)。在媒體當年的報道中,時(shí)任省環(huán)保局局長(cháng)何發(fā)理用“關(guān)、建、治”三個(gè)字,暢談自己的治理思路。所謂“關(guān)”,即關(guān)停不符合標準的造紙企業(yè)。

          事實(shí)上,這不過(guò)是何發(fā)理搞的一套“雙標法”。在治理渭河流域水污染問(wèn)題過(guò)程中,何發(fā)理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公權力異化為謀取私利的工具,罔顧省委省政府關(guān)于渭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治理的決策部署,一面以“雷霆手段”關(guān)停未給其行賄的高污染企業(yè),向外界釋放“不手軟、敢下茬、下硬茬”的決心;另一面借“環(huán)保工作不能急于求成”之名,對與自己有利益勾連的企業(yè)“大開(kāi)綠燈”并任其繼續污染環(huán)境,在全省環(huán)保系統產(chǎn)生了極壞的負面影響。

          西安市一家大型造紙廠(chǎng)因長(cháng)期違規排放工業(yè)廢水,被責令停業(yè)整頓。從2004年到2008年,該廠(chǎng)負責人郝某多次請托何發(fā)理協(xié)調辦理排污許可證、延長(cháng)整改時(shí)限,先后送給何發(fā)理130萬(wàn)元。為了給該廠(chǎng)造勢,利令智昏的何發(fā)理甚至將全省造紙企業(yè)座談會(huì )安排在該廠(chǎng)舉行。在何發(fā)理的帶頭宣傳和縱容支持下,市縣兩級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對該廠(chǎng)嚴重排污問(wèn)題置若罔聞,未對其進(jìn)行處罰,且默許繼續擴大產(chǎn)能,造成嚴重后果和惡劣影響。

          2007年,陜西另一家造紙廠(chǎng)同樣因長(cháng)期向渭河流域排放污水,被責令限期關(guān)停。為得到何發(fā)理的關(guān)照,該造紙廠(chǎng)負責人高某先后送給何發(fā)理120萬(wàn)元現金和200克黃金。

          環(huán)境監測統計數據顯示,2003年至2012年何發(fā)理在陜西環(huán)保系統任職期間,全省廢水及污染物排放量總體呈現增加之勢。其中,2003年后渭河干流水質(zhì)污染逐年加重,特別是2010年至2012年間為重度污染,渭河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遭持續性破壞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何發(fā)理還將“黑手”伸向了新型環(huán)保能源領(lǐng)域。2005年,在何發(fā)理的支持下,西安某能源科技公司成為陜西省唯一一家經(jīng)省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認可研發(fā)甲醇汽油的公司,其產(chǎn)品在全省范圍推廣使用。這個(gè)“獨門(mén)生意”讓這家公司賺取了豐厚利潤。2012年,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某將西安市高新區一套300多平方米的住房送給何發(fā)理。一直到何發(fā)理退休的前一年,他還收下唐某所送的兩套位于三亞市的房產(chǎn)。

          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被破壞的背后,更為嚴重的是被損害的政治生態(tài)。何發(fā)理將正常的上下級關(guān)系庸俗化,變?yōu)楹?jiǎn)單的金錢(qián)利益關(guān)系,通過(guò)插手人事安排瘋狂斂財。經(jīng)查,2004年至2015年,何發(fā)理分別為15人在環(huán)保系統晉升職務(wù)、調動(dòng)工作以及安排就業(yè)等事項上提供幫助,收受財物共計200余萬(wàn)元。

          正是何發(fā)理這種濫權妄為的行徑,攪亂了陜西環(huán)保系統的選人用人風(fēng)氣。在其擔任省環(huán)保局局長(cháng)、省環(huán)保廳廳長(cháng)的10年間,一些基層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和下屬企事業(yè)單位干部為了同何發(fā)理維系好關(guān)系,以“拜年”等名義送其禮金共計112萬(wàn)元。

          作為陜西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“守門(mén)員”,何發(fā)理無(wú)視污染防治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重要職責,用人民的“綠水青山”換取自己的不義之財,從治污者變成“污染源”,嚴重敗壞了干部隊伍風(fēng)氣、破壞了系統政治生態(tài)。

          退而不休,對抗調查不知悔改

          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承擔著(zhù)行政審批、執法處罰、環(huán)保督察等重要職責,一些別有用心的商人老板試圖以“圍獵”環(huán)保系統領(lǐng)導干部的方式,謀取不正當利益。何發(fā)理之所以一步一步走向犯罪深淵,固然有交友不慎被“圍獵”、制度執行不嚴格等客觀(guān)因素,但究其根本,是其心中無(wú)黨、心中無(wú)民、心中無(wú)責、心中無(wú)戒。

    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面對反腐敗的高壓態(tài)勢,何發(fā)理想的不是收斂收手,主動(dòng)向組織交代問(wèn)題,而是一直絞盡腦汁思考如何掩蓋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,逃避黨紀國法懲處。其間,他通過(guò)操縱和持有多個(gè)他人名下銀行賬戶(hù),通過(guò)銀行賬戶(hù)間的資金轉移來(lái)掩飾、隱瞞贓款的來(lái)源和性質(zhì)。

          2013年2月,何發(fā)理被任命為陜西省人大常委會(huì )農業(yè)和農村工作委員會(huì )主任。這次職務(wù)調整讓他倍感慶幸,“這下可以放心了?!币苍S是覺(jué)得離開(kāi)重要崗位后問(wèn)題不易暴露,也許是長(cháng)期養成的僥幸心理驅使,在種種錯誤思想的支配下,何發(fā)理的手越伸越長(cháng),仍然利用其在環(huán)保部門(mén)工作時(shí)積累的人脈關(guān)系和影響力,通過(guò)向其他公職人員打招呼的方式為他人辦事,非法收受財物。

          陜西一家房地產(chǎn)公司法定代表人景某是何發(fā)理交往20多年的“朋友”。多年來(lái),為了能牢牢攀住何發(fā)理這棵“大樹(shù)”,景某以各種方式投其所好。一直到何發(fā)理卸任省環(huán)保廳廳長(cháng)、甚至退休后的三年時(shí)間里,景某都不忘逢年過(guò)節給“老領(lǐng)導”送上紅包,寄希望能充分利用何發(fā)理的影響力、為自己獲取更大利益。2020年12月,景某再次給何發(fā)理送來(lái)20萬(wàn)元,這是何發(fā)理最后一次收受賄賂。此時(shí),他已經(jīng)正式退休三年。

          事實(shí)上,在這次收受賄賂前,何發(fā)理曾有過(guò)隱隱不安。2020年9月,商人高某某涉嫌行賄犯罪被立案調查。何發(fā)理與高某某并不陌生,多次收受過(guò)高某某所送錢(qián)物,他不但沒(méi)有主動(dòng)向組織交代自己和高某某之間不正當經(jīng)濟往來(lái)問(wèn)題,反而處心積慮地將高某某所送的兩個(gè)裝有大額現金的密碼箱交給其他商人代為保管。

          即便如此,當面對景某送來(lái)的20萬(wàn)元時(shí),何發(fā)理仍照收不誤。他甚至幻想,“退休就是平安落地了,可以把在職時(shí)收的‘存貨’拿出來(lái)置辦房產(chǎn),保值增值‘滾雪球’?!?/p>

          不收斂不收手,過(guò)了退休的點(diǎn),邁不過(guò)跌倒的坎。何發(fā)理自2017年退休后,使用違紀違法資金在多地購置房產(chǎn)13套,通過(guò)將產(chǎn)權登記在親友名下,掩蓋自己實(shí)際持有的事實(shí)。

          如意算盤(pán)打得再好,在黨紀國法面前,最終只能是黃粱一夢(mèng)。經(jīng)查,何發(fā)理非法索取、收受他人財物共計4000余萬(wàn)元。其中,其卸任省環(huán)保廳廳長(cháng)直至退休8年間,仍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共計880余萬(wàn)元。

          不能正確地看待手中的權力,栽大跟頭是必然的?!坝辛藱嘁院?,忘乎所以。把組織的忠告置若罔聞,把黨紀國法當成擺設,使自己的一生化為泡影?!睆?8歲時(shí)成為副廳級領(lǐng)導干部,到68歲時(shí)以一名犯罪分子的身份“收場(chǎng)”,何發(fā)理一步步腐化墮落,最終走進(jìn)高墻鐵窗。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(wǎng)站 李欽振 宋雨)


        何發(fā)理懺悔錄(節選)

          我為什么會(huì )走到今天這個(gè)地步?一個(gè)擁有47年黨齡的老黨員,又是受黨多年教育、受組織重用的高級干部,怎么就經(jīng)不住糖衣炮彈的侵蝕?為什么過(guò)不了廉潔從政這一關(guān)?思來(lái)想去,還是黨性觀(guān)念淡薄。雖然在組織上入了黨,但在思想上、行動(dòng)上并沒(méi)有完全入黨。

          初心丟棄。隨著(zhù)職務(wù)的變化和成績(jì)光環(huán)的照耀,我的權力觀(guān)逐漸扭曲,以至在改革開(kāi)放和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考驗中,失掉了黨性原則,丟掉了理想信念和廉潔從政底線(xiàn)。我常想,這些商人今天圍著(zhù)你轉,明天一旦你失去權力,他們還會(huì )嗎?一定不會(huì )。于是我就對老板們的禮金紅包來(lái)者不拒,想給子孫留點(diǎn)“家當”,導致收的錢(qián)物越來(lái)越多,最后成了給自己定罪量刑的籌碼。

          底線(xiàn)塌落。一個(gè)時(shí)期以來(lái),社會(huì )上把吃吃喝喝、結交老板多、派頭大視為人格魅力,顛倒了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由于我喪失了黨性原則,把自己混同于不法商人之中,迎合并接受了金錢(qián)至上的社會(huì )思潮,把人與人的正常關(guān)系變成了利益關(guān)系。我從一個(gè)黨培養多年的領(lǐng)導干部,變成了企業(yè)老板們利用的“工具”,究其原因主要是不注重學(xué)習,不注意黨性鍛煉,放松了世界觀(guān)改造,結果思想防線(xiàn)一步步崩塌、底線(xiàn)失守,從不守紀律到不守法,再到走上違法犯罪道路,教訓十分深刻。

          隨波逐流。黨的干部是黨的事業(yè)的骨干,是人民的公仆,要做到干凈擔當。而我卻忘記了“除了法律和政策規定范圍內的個(gè)人利益和工作職權以外,所有共產(chǎn)黨員都不得謀求任何私利和特權”的要求。在我擔任省環(huán)保局局長(cháng)、省環(huán)保廳廳長(cháng)的10年間,每逢春節、中秋都有一些市縣環(huán)保局和下屬的企事業(yè)單位的領(lǐng)導以看節、拜年為名,給我送上禮金禮品,一些企業(yè)老板也緊隨其后。開(kāi)始是三五千元,后來(lái)一兩萬(wàn)元,個(gè)別老板也有5萬(wàn)、10萬(wàn),明顯超出禮尚往來(lái)的范圍,我卻壯著(zhù)膽子照收。這些美其名曰“看節、拜年”,實(shí)則是拉關(guān)系、套近乎,想讓我在工作中給他們創(chuàng )造一些寬松條件,或是有問(wèn)題了能高抬貴手。我就是在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上失手而丟了底線(xiàn)。

          表里不一。我在入黨時(shí)曾承諾要對黨忠誠老實(shí)、言行一致。但在實(shí)際生活中卻沒(méi)有兌現,表面堂堂正正,背后弄虛作假。為不暴露自己的現金和支付流水,我將暫不用的現金交給他人保管,將自己的錢(qián)存在別人的銀行卡上自己持用。這種不老實(shí)、不誠實(shí)的行為是黨性不純的表現,我陽(yáng)奉陰違、欺騙組織,是對黨嚴重不忠,我后悔莫及。

          腐敗墮落。我的父母識字不多,勤勞知足、誠實(shí)善良、不奢不貪,一輩子“面朝黃土背朝天”,辛勤耕耘著(zhù)農田,沒(méi)有坐過(guò)飛機、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大海,甚至連陜西也沒(méi)有出過(guò)。但他們卻對自己的生活很滿(mǎn)足,從沒(méi)有對我提出過(guò)奢求,還常常叮囑我“別人的東西不能要”,而我卻沒(méi)有繼承他們的優(yōu)良品格,丟掉質(zhì)樸本色,讓拜金主義思想占了上風(fēng)。

          一失足成千古恨。我希望組織將我的嚴重違紀違法問(wèn)題作為反面教材,公之于眾、以示后人。

        >>><<<
        A片人人澡C片人人人妻,A片视频免费看国产精品,A片视频在线观看,A片视频在线无码,A片特一级欧美高清日本